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为您服务 >> 家风家训征文
父亲不经意的两句话
发布时间:2019-04-09

    父亲属马,我也属马。三十六岁他有了我,六十四岁离我而去。忽然我也六十四岁了,头发比父亲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要白,却觉得与父亲渐行渐近,渐渐能体会到父亲那潜隐的情愫和微忽的思绪。
    父亲书生出身,长期负责学校研究所的行政工作,他不爱交际,朋友就是大学的几位老同学。下班回家,泡上一杯一枝春,就躺在藤椅上看报纸。
    家里书架上有各种各样的书,我们兄弟姐妹也都养成了爱读书乱读书的习惯。插队时,我们简单的行李里有不少书,后来又都考上了大学。那是1978年春天,父亲少年离家南北跋涉命运坎坷,记忆中这是他一生最开心的日子。
    不知是漂泊多年才有了家,或者是信奉西方民主式教育,父亲从不责骂或者教训我们,只是有时会在与孩子的交谈中插上几句。我现在还记得的也不时回味的只有两句话,是父亲不经意间说出的。
    有次饭桌上,我们引经据典争论不休,父亲听了并不评断对错,只是笑笑说,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。又有一次,哥哥非常注意班级的分数排位,课外书看得少,父亲又轻轻地说了一句,不争一日之短长。
    我十一岁时,父亲被关进牛棚。十五岁,我离家去闽西。考上厦大后和父亲住在一起,但他一心工作,我拼命读书,交流的机会也很少。现今,静心一想,如果有家训,恐怕就是上面这两句话。
    因为第一句话,我自小便对“死读书”心怀警惕,身处学院并不太愿意按学院规矩出牌,信奉理论灰色,生活之树长青。因为第二句话,我知晓人生是长跑,所以并不愿意与人较劲,争夺那些热极一时的桂冠。
    家中的藏书未能躲过浩劫,抄家时一扫而空。父亲却偷偷留下了一本《古文观止》,那是他读西南联大时所购。父亲去世许久,我才渐渐晓得父亲就读的这所母校的沧桑和不凡,从单位交还的父亲亲笔写的生平交待里,看到父亲当年的老师和同学的名字,大都已成后辈仰望的学人。
    父亲的《古文观止》俨然吾家老仆,搁于枕边,夜深欲眠未眠之际,有它相伴。看着书上父亲的批注,好像触摸他的体温和手泽,遥想多年前患难中有那么一个青年,目光炯炯地席地展卷,书中有无尽温暖、有千古悲壮……不禁五内翻涌。
    不记得我们父子之间有无亲热之举,但记得我从未对父亲表达过应有的尊敬和感激,幸而还留下这本书,贯通阴阳、连接两代,让我能朝夕朝拜,未尽的父子之情得以延续。
    关了台灯,合上书本,有月光越窗,洒了我一身。我感到了爱意和抚摸。父亲,这是你吧,一定是你,感谢你的光临。
 


【收藏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