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为您服务 >> 家风家训征文
于无声之处
发布时间:2019-04-09

    我家没有具体家训,因为作为家中的主心骨,父亲对家人要求很是严格,但又几乎不讲大道理,更极少呵责,我们只需从他言行态度便知是非对错。
    刚从机关宿舍迁居乡村街道那年,我学会了脏话骂人,其实年幼的我并不知其中含义。某天邻居小哥哥惹恼我,我随口就用学来的脏话破口大骂。父亲闻言瞬间沉下脸,盯住我厉声说:“你刚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第一次见到宠爱我的父亲脸色铁青、口气严厉,我吓得不敢吭声。只此一句,我便知父亲之意,从此再未脏话出口。父亲一辈子哪怕再生气再愤怒也从不说脏话,我的哥哥姐姐们也是。因为父亲爱读书,我们兄妹也都喜欢看书,崇尚知书达理,欣赏“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”的文明素养。
    父亲排行老大,是家族里唯一走出农村当上国家干部的人。因此他的一生都以厚重的责任感孝敬父母和长辈,竭尽所能扶持家境贫寒的亲人,资助培养家族中的晚辈读书。父亲病退回乡后,不辞劳苦为村里牵头开荒、种果、办工厂,一心只为带领村民和族亲摆脱贫困的生活。父亲的退休金很低,但凡村里办学修路集资捐款,父亲总是出手最大方。母亲自知阻止不了父亲,不乐意却也只能默不作声。父亲的责任担当与大家情怀对我们这些子女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,我们从小离开故里却依然热爱家乡,兄妹之间手足情深,珍爱彼此,相互扶持。
    父亲善良慷慨,助人无数。街坊邻里出事,第一时间上前的常常是他。那年邻居叔叔遭遇车祸身故,家里上下哭成一团。父亲冷静帮忙安排善后,转身揽过几个年幼的孩子:“都到我家去吃饭。”那时日子苦,每逢集市,村里来赶集的乡亲都投奔我家吃午饭。每到那天,家里煮一大木甑米饭有时还不够,得加煮面条、米粉。一天客人散去,母亲怪父亲菜煮咸了,父亲沉默片刻淡淡地说:“我有意煮咸,菜不够。”我懂父亲的窘迫为难:家里经济并不宽裕,一月六次集市,乡亲们的午饭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还不包括平日来投靠吃住落脚的亲友。尽管如此,父亲还是尽量让餐桌上有肉菜。
    正因此,父亲赢得了许多人的敬重。父亲一生所为更是深刻渗透进我们这些子女的血液。在成长的岁月里,我们不自觉照着父亲的模样,努力做一个有责任、敢担当、热心、善良、重情重义、乐于帮助他人的人。
    父亲虽不曾给子孙留下家训与诫言,却于无声之处,使我们铭记并秉承他为人处世的准则、风尚,遵循他创立的家风,代代相传下去。


【收藏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